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5)

轻易贷 • 2019年11月04日 • 轻易贷


本人李勇会,谨保证以下内容的真实性,所有涉及轻易贷公司员工以外的人物、事件等,均为真实发生,绝无虚构。仅就人物对话、心理活动等描写,因本人的主观因素、回忆缺失、文字的阅读流畅性与可读性,有适量增减与修改,但主体内容未变,与事实相符。

2018年5月4日。

下午时分,我在办公室里坐着,窗外的日头很好,已经略显燥热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墙边摆放的绿植上。植物的叶片很大,翠绿翠绿的,被光一照,便映出一抹碧色的光圈。空调吹出徐徐凉风,从房顶的送风口吹出来,没什么声音,但是能看到绿植顶部的树叶被吹的微微晃动。

这个下午我没什么工作要忙,靠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看着一条我早已经编辑好的信息,却迟迟没办法按下发送键。

这条信息我已经编辑好半个小时了,但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条消息发出去。

这是一条让小张帮我订一张离境机票的消息。我想这两天回家一趟。

我做事情很少有犹豫这么久的时候,不是因为事情有多难办,而是因为我在考虑是不是可以。

可能有人会问,回家这件事,还需要考虑行不行吗?

对普通人来说,这件事不需要考虑,只要不耽误事情,回家太简单了,想回就能回。回家的权利应该是每个自然人最基本的权利了,而且,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家,每个人都可以回家,可在这一天,2018年的5月4日,我想回家,却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原因很简单,我知道我有很大的概率回不了家。

自从我一月份回国以后,我就知道,我可能被边控了,被限制离境。

从一月份到五月份,好几个月了,我还没有回过家,在以往的年份中,国内的长假我都是要回家过的,五一节,国庆节,春节,这些节日我都是要返回加拿大和家人一起过,但是今年,一直到今天5月4日了,我还是没能回家。
我很想回家。

——

“小张,帮我订一张明天的机票。”我还是把小张叫进来了。

小张点点头:“好的李总,去哪里?哪个航班?”

“你去看看,要出境的机票,你看看哪个最便宜,时间也方便,明天下午的就行,稍微早一点。”我说。

小张立刻掏出手机,点了几下,抬头说:“明天下午最便宜的离境机票是飞首尔,要订吗?”

“嗯,订一张。”我说。

小张低头操作了几下,又问道:“您有行李需要托运吗?还有落地的酒店,我一并帮您订上?”

我摇头:“什么都不用,就要一张机票就行。”

小张点点头,我看出他的表情带着好奇,不过我不说,他自然不会问。

他埋着头操作了一下手机,然后问我:“弄好了李总,还有其他的事吗?”

我想了想,问他:“对了,上个月底,咱们给石家庄市金融办的信,有回复吗?”

小张问:“您说哪一封?”

“问他们我有没有被边控的信。”

“没有回复。”小张摇头,顿了顿,他问我:“您订机票,是想去机场试试能不能走吗?看看有没有被边控?”

我没说话,也没回答他,算是默认了。

小张纠结了几秒钟,试探着说:“李总,我觉得您最好还是别试。”

我看着小张,不说话。

小张挠了挠头,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我指了指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坐下说。”

小张拉开椅子坐下,想了想,说道:“这个……我觉得这个不用试,您最好再问问,您九成被边控了。”

“你也说是九成,不是吗?”

“我觉得不太好。”小张说:“关键是,您如果被边控的话,您到机场就得被留下,万一再惊动了上面,让人以为您要闯关……”

我笑:“有话直说,没事,不用以为,我就是闯关。”

“对啊,您这一闯关,不说成不成,万一他们以为您要……嗯,要跑路怎么办?”

“没事,我能解释清楚。”我说:“所以我没坐高铁去北京再飞加拿大,我就试试,看我能不能出境,如果没人拦着我,我也不会走,立刻就会回来。如果被人拦住了我也能说清楚,我又没问题,跑路做什么?”

小张微微摇头,脸上有一点不以为然,不过他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我很熟悉他,我是看不出来的,他说道:“可是如果被民众知道了,这个影响不太好。”

他说的委婉,用了“不太好”这个词,实际上岂止是“不太好”?如果被民众知道我要闯关被边检按住了,再有人稍微引导宣传,轻易贷恐怕立刻就得崩盘。

我沉默着没说话,沉默了许久说:“小心一点没事,不会有人知道。”

小张忍不住又说道:“还是会给市里领导留一个不好的印象吧,您最好……再问问。”

我带着嘲讽的语气说:“还怎么问?你又不是不知道,问了多少人?问了多少次?连书面文件都写了,谁回答我?无足轻重的小事情而已。”

顿了顿,我又说:“这件事除了你没人知道,不用太担心,总要试一试。”

“可是……”

小张还想说什么,我对他摆了摆手:“就这样吧,明天下午我自己开车走。”

小张点点头,既然我做了决定,他瞬间就进入公司员工模式,不再反对,焦急的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站起来说:“好的李总,我先出去了。”

我点点头,看着小张出去,我没对他说,我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风险,但是……我的太太过几天就要动手术了,没人陪着她,我需要赶到她身边去。

我很想回家。

翌日。

吃过午饭不久,我就开着车上了高速,直奔机场。

我没让司机开车,试探有没有被限制离境,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就好,虽然我的司机肯定不会说出去,但如果我真的闯关失败,这种丢人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自己悄悄去,悄悄回来,谁也不知道最好了。

我也没太关注登机时间,时间无所谓,反正我不登机,只要我能过边检,那我立刻就对机场说我还有事,我不上飞机了,转头就回来。如果最后证明了我没事,没人限制我离境,我就可以立刻买加拿大的机票了。

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机场距离市区并不远,一路上车不少,春季来临,大地复苏,葱葱郁郁的绿色包裹了高速路两边的树丛,然后一棵棵树不停的被我甩在身后。

我开车时没有听音乐和广播的习惯,车里很安静,只有发动机在稳定的响着,发出让人感觉心安的嗡嗡声,随着我踩油门的力度,时而稍大一些,时而稍小一些。

感受着轮胎摩擦地面传来的反馈,我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胡思乱想,一会想我的家人,一会想如果没人管我,那我要不要干脆掉个头直接往北京去?订一个最近的时间飞加拿大的机票?如果时间不凑巧干脆就在北京住下?还是先回公司安排一下,再找时间坐高铁去北京?

一路想着,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我就来到了石家庄机场。

我不是中国籍,没办法刷身份证直接登机,用护照先取了机票,然后排队登机。

五月五日是个周六,五一小长假已经过去了,现在去首尔的人大多是工作需要,也都是年轻人,就算说话也是轻声细语,队伍显得很安静。

在我前面是一对小情侣,穿的很时尚,两人手拉手低声谈笑,看起来很是开心。

我把目光转向别处,不看他们,少年少女的的狗粮很美,但不好吃,而且我有点紧张。

大风大浪我见的多了,不过这种有可能被边检按住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倒不是害怕,只是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

来的路上都是美好的想法,光想着如果我能出去,我要如何如何,我是给我太太一个惊喜,还是先告诉她我要回去了?可等真到了边检,满脑子都是我得表现的自然点,就算拦住我了,我也不能丢人。

等了一会,终于到我了,我很自然的迈步往前走,可刚一到那,我就感觉不对劲。

边检人员看我的表情很奇怪。

顿时我的心里就是一沉,浓浓的失望感一下就涌上来了,感觉心脏一阵阵抽痛,看来要完了。

这可不是心理作用,确实如此,边检人员直接把我拦住了,好几个人都在盯着我看,脸上带着好奇和谨慎,检察人员反反复的看电脑,很快一位边防检查对我说:你好,请跟我来一下。

我知道彻底完了,看了一眼身后排队的人,再看看盯着我看的检察人员,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这下我验证了,我确实被边控了。

真被拦下来了,我也就不紧张了,所有幻想都没了,只剩下冰冷的现实,我把手机装起来,拿起手包,跟着边防检查来到了一间屋子里。

我猜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小黑屋,不过里面还是很亮的,并不是连灯都没有,漆黑一片。

带我来的边防人员蛮客气,让我坐下,还给我倒了一杯水,说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我点点头:“谢谢。”

“稍等一下吧。”边检人员说着转身出去了,不大一会功夫,又进来了一位边检人员,脸上挂着笑容,说:“你好,是李先生吧?”

“你好。”我说。

这人不像刚才带我进来的那位边检人员,这人对我很客气,笑眯眯的跟我聊天,聊了两句,我问他,说:“为什么不让我过去?”

我本以为他会说我有什么什么问题,没想到他不回答我,说只是暂时在这里等一下,具体问题他也不清楚,只是暂时稍等一下。

这人说话很客气,我也不好说什么,我问他等什么,他不说,跟我东拉西扯,陪我聊天,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

我倒也没什么不耐烦的,这些都是边检工作人员,我跟他们不客气一点意义也没有,这不是能讲理的地方,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配合是唯一的办法。

让我等着,就等着好了。

一个多小时后,又有人进来了,看了我一眼,问我:“李勇会是吗?”

“对,我是。”

“你不能离境。”

我问他:“为什么?”

这位可没刚才跟我聊天那位好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说道:“你被限制离境了。”

“对,我就问为什么限制我离境?”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你不可以离开中国境内。”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1月12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1)

    我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在巨大的压力下崩溃,抛弃原本的坚持,答应下来完成任务,我也不可能像之前的市金融办,直接了当的答应下来堵住赵东的嘴,那都不现实。现在这个场合,现在这个阵仗,这已经不是能够随便说话的地方了,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我仔细思考过的,代表着精准含义的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11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0)

    自11月17日起,每个周日的10:00-11:30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时间。地点位于开元金融中心北门外小广场。大家可以听到来自我本人的声音,听我本人介绍我们的情况,希望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与未来发展。(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8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