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32)

轻易贷 • 2019年11月26日 • 轻易贷


小罗年纪不大,但是人很机灵,找他的原因是他去过两次北京公司,路熟得很。他接到任务后挺吃惊,但是很痛快的答应了,找到经侦人员,几个人商量着买火车票,很快就和经侦部门的两位工作人员一道出发去了火车站。

小张等他们走后来跟我回复,我点头示意知道了。

我对审查小组要全量数据这件事有些不以为然,但心里也是有点赞叹的。

审查小组是否专业、技术有多强、有多敬业,这些放到一边不说,单就说效率,显然是足够高了。这几位经侦的同志来到我们总部以后,我们专门腾出了会议室给他们用,茶水可没少给,但经侦的同志显然一分钟都没耽误,没等茶水晾凉就直接上路了。

好样的,专业的团队就必须得有这种效率。

不过与此同时,我还是免不了有点怀疑这个团队的专业性。

我能理解他们要全量数据的想法,这是办案团队的惯用手法,一上来就把局面控制住,在第一时间拿到所有资料,不管有用没用,攥在手里,一来可以防止我们作假和删除,二来以后再想查我们什么,甚至可以不需要跟我们说,直接调取资料就查到了。

但我们的数据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又不熟悉我们的业务,在这种情况下,经侦上来就拷贝全量数据,这不是专业的审查手法。

那些数据就算给他们,他们都看不懂,而数据脱离系统的分类后,他们再想看明白就更不可能了——除非他们连我们的系统都弄走。

如果审查小组对我们有了解,对这个行业有了解,那他们应该很清楚,检查我们最科学的方法是抽检。在会计师和审计师弄明白我们的业务模式后,立刻组织力量进行大量的抽检,这是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弄清楚我们有没有违规的最科学的方法。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拿走全量数据,这样做的意义实际上并不大。

当然了,我上面这些想法都是基于我知道我们没问题而产生的,如果我有问题,那我可能现在已经大汗淋漓了,求神拜佛检查小组里没有高手,看不懂我们那些违规数据。所以我能理解经侦的办案手法,只是觉得有点搞笑,想想经侦拿着可能有几十TB的数据挠头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叹气。

说到底,我还是认为,足够专业的团队是不需要这种办案方法的,这其实是不对的。

不过没办法,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没有权利质疑的,我可以表达我的想法,但我无权决定人家如何去做。

一边想着,我慢慢踱出办公室。外面小张已经组织人忙起来了,董事会办公室和产品开发部的员工都在配合调取数据,董事会办公室掌握着大部分公司政务资料,产品开发部最了解业务,现在这两个部门的人已经连轴转起来了。

看到我出来,小张站起来跟我打招呼:“李总。”

我摇摇头:“没事,我就看看,人家要的东西尽快准备好。”

“好的,李总。”小张又坐回去,继续工作,我扫了一眼,他光Excel表就打开了六七个,聊天窗口十几个,还大半都在一闪一闪的。

其他员工也差不多,忙的头都不抬,我站了一下,转头走了,出去没多远,迎面走来公司里的一位高管,拦住我,说:“李总,我刚要去找您呢。”

“有事吗?”

“去您办公室里说吧。”

我点点头,转身带路,和他一并回到办公室里。

走到办公桌前,我倒了一杯水,然后端着杯子走到几步以外的待客用的沙发边,说:“坐下说。”

他没坐,站在那没动,说道:“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陈主任问,是不是需要帮忙找找人,有没有什么他能帮上忙的地方。”

陈主任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位,在审查小组来之前,就跟我讲了会有这么一次审查,以及这次审查强度的那位好朋友。

那还是审查小组入驻之前的事情了,陈主任托人找到我,说银监会和人民银行应省金融办的要求,抽调了各自的精英,组成了一支非常厉害的审查小组,誓要找到我们非法集资的证据,他提前通知我下,让我做好准备。

陈主任通知让我早做准备,他的好意我很感谢,但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检查小组来了,我们能做的无非就是做两种准备,一种准备提供真材料,一种准备提供假材料,后者我们没有,前者现成的都有一大堆,随用随有。

这次陈主任又问我需不需要打点一番,他可以帮忙找找人,想想办法。

我摇摇头,对那位高管说:“你回复陈主任吧,就说不用了,他的好意我心领,不过用不着,反正我们也不怕,何必多此一举去打点什么,没准还会授人把柄。”

那位高管点点头走了,我也没在意,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过了好几个月,我又得到陈主任的回音,陈主任提起当时的事情,说他表示很佩服,说他见多了面临审查就惊慌失措的企业,各种打点、找关系、托朋友的套路太多了,像我们这样,审查小组都快要誓师要干掉我们,仍旧一脸无所谓的企业还是第一次见。

我笑,心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了。

这种感觉其实蛮好的,虽然我们坚持走正道,因此有了各种困难,在发展上也受到了很多限制,但至少有一点,我们心里是坦然的,从来都不会慌不会怕,日子过起来都觉得很舒坦。

送走那位公司高管,我又出去把刚才想做的工作做完,回到办公室里坐了一会,约莫两三个小时过去了,邻近下班时间,小张又跑来了:“李总,北京那边说,经侦的同志要的数据太多,就算用移动硬盘打包,保守估计也得五六天时间。”

我点点头:“那就安排好人家的吃住什么的,工作上尽量配合。”

小张笑着说:“北京那边安排了,经侦的同志本来要盯着拷贝,直接弄完带走,但是一看数据量根本没办法弄,只能让北京的同事自己搞,结果咱们的人临时去买了一塑料袋的移动硬盘回来,就这都不知道能不能弄完。有人拍了张照片发回来,我看那走路提着一袋子硬盘,想想就有意思,一会我给您发过去。”

我也有点好笑,一塑料袋移动硬盘,这得多少数据?没有我们专门设计的系统加载这些数据,就算让经侦把数据带走了,估计没几个月时间,他们都别想整理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不过无所谓,反正是人家要的,要什么给什么就行了,我又嘱咐了一句:“记得拷贝之前做脱敏处理,对了,得和审查小组的人说一声,就说我们要做脱敏处理再把资料给他们。”

“好的。”小张点头答应,转身离开。

——

今天的故事结束。

照例通报最新情况。

今天我遇到一件挺郁闷的事情。

一直在读我们的故事的读者朋友,可能记得我有一期说过,邓市长想约谈我,但是被我拒绝了。

我拒绝他的理由是我认为我即将召开投资人见面会,我猜测他约谈我的是想阻止我开这个会,并想要以此作秀,秀给领导看,跟我谈一些没什么内容的话题,宣读精神,做一份漂亮的会议纪要。

我认为,我配合他作秀,这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所以我拒绝了他。而在今天,邓市长又一次约谈我。

上次我能猜到他是为了阻止我开会,这次我可猜不到他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不过我倒是有一大堆话想跟他说。

今天早上就有邓市长的代表找到了我,想要约我中午1点的时候谈话,问我有没有时间。

我说没问题,我一直盼着跟邓市长说话呢,其实早在上周二我就给邓市长打过书面的报告,希望当面跟他汇报工作,所以这次约谈,我希望能够有录音,他能够给我60-90分钟的讲话时间,我会把我们真实的情况、我们将来的转型之路、我们如何保护投资人利益这些都讲清楚。

很快邓市长的代表回复我:不允许录音录像。

他没有回复我是不是能够说60-90分钟,但是准确的回复了不允许我录音录像。

我说不录音,我如何记录邓市长的要求?如何落实会议精神?如果不录音,那我希望能带两个人做笔记。

结果到了上午11:20分左右,邓市长的代表亲自到了办公室,跟我谈了大概40分钟,希望我能自己去找邓市长,不带人,也不要录音录像。

我没同意,我强调,光我自己去,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我也记不住。

我与邓市长约谈的时间是下午1点,两位邓市长的代表12点就离开了,但直到1点过了,我也没接到答复,是否允许我录音或者带着员工一起去。

等于是会议取消了。

这次没能跟邓市长谈话,这是比较可惜的,错过了一次向他陈述我们的苦衷与诉求的机会,不过既然他连书面的记录都不允许我做,那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也就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因为就像我上一次分析的那样,邓市长并不是想解决问题,他就是想展示给大家——我接见了你李勇会,我作为一个市长,我接见了民营企业的企业主。

就像上次一样,他不想解决问题,他就是想把这一套做出来而已,定期见我,定期传达精神,定期做工作。

所以他不能让我录音,因为等我把录音拿回来,反复去听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其实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他仅做了“我找李勇会约谈了”这件事本身而已。

我挺庆幸这次我把录音录像的事情提前说出来的,因为如果我不说,那我去找邓市长一定又会像前几次一样,在进门之前被搜身,禁止携带一切电子产品。那这次我就很聪明,我提前说出来——当然最后结果我没想到,会议居然因此取消了。

这让我挺诧异的,国务院都要求,所有的行政行为都要记录下来,可公开,可查询,现在我没要求邓市长你做到这一点,我仅是自己记录,甚至于我都不要录音了,我只带两个员工做笔记,这都不可以。

另外还有我提出的60-90分钟的讲话时间,邓市长他也没有正面回答我是否可以有这个发言时间。

这也是不对的,我想要汇报情况,尤其是汇报我们要转型,要保护投资人利益,这一点我对他说过了,他很清楚。如果他跟我想法一样,也有着这样的诉求,那他应该听我讲。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2月10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49)

    关于撤销我们公示的事情,领导们想的是事后维稳,因为对领导们来说,撤销公示是板上钉钉了,不容商榷,但我不这么想,如果不撤销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所以在最坏的结果出现之前,我还要试试,看能不能把公示保留下来。(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2月09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48)

    高新区政府对我们的审查全面结束,在2018年7月6日,高新区监管部门依法在网上公示了审查结果,我们没有问题。我很高兴,这个公示代表我们又往前迈进了一大步,然而正当我打算大力宣传的时候,7月7日的深夜十点半,高新区通知我,立刻赶到高新区政府,他们要见我。(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2月07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45b)-给东峰书记的信(8)

    我由衷希望,今天这封信发出后,相关部门能够将它保留下来不再删除,让这封信成为优化营商环境的“催化剂”,让省、市、区金融办能够站在维护金融稳定,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上,依据国家法规政策,真正去解决一家合规企业和10万投资人、借款人面临的问题,而非继续掩盖。(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