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轻易贷 • 2019年11月08日 • 轻易贷


暗流涌动

片刻后,两位开发区监管部门的领导李主任、王主任(均系化名)上来了,我去电梯口接他们,引领着他们来到餐厅坐下。

有服务员走过来,问我需要加餐吗,我看了看两位领导,问他们:“都没吃饭吧?刚好也过来了,想吃点什么?”

李主任拒绝:“嗨,不用,什么也不吃,咱们就说说话,聊一聊。”

我说:“别,别,到了我的酒店,什么也不吃怎么行,随便吃一点,都这个时间了,聊什么也不耽误吃饭。”

两人对视一眼,李主任笑着说:“那可别整你说那些鲍鱼、鱼翅之类的东西。”

我大笑,吩咐服务员把刚才我要的东西退掉,再换一些很普通的家常菜。

开发区的领导对待我们的态度一直都很好,我刚才怼了赵东,但没必要给他们脸色看,所以我们三人刚刚坐下,气氛就很融洽。

我知道他们的规定,他们是不能让我请客吃饭的,不过今天的场合,随便吃点家常菜,料也无妨。

两人互相看了看,同时笑了,也不再推拒,说笑两句,李主任说:“李总,你刚才不该跟赵主任那么说啊。”

我一摊手:“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我又不傻,我知道我不该那么说,只不过那个要求我肯定做不到,我是实在没办法,真是气坏了。”

“嗨,赵主任也一样。”李主任微微摇头:“都是省里给的任务,咱们完不成也得努力是不是?江主任把任务给了,咱们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我点头,不过没接话。

他说的看似有道理,但其实对我来说不是这么回事。

确实,领导安排任务,不做和做不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具体到我们轻易贷这件事上,其实只有做和不做的区别,因为只要我按照江波的意见执行,我去做了,那结果无论我做不做得到,轻易贷都要面临巨大的风险。

所以对我来说,压根不是我不做的问题,而是我不能做。

我对他们说:“不是我不想完成领导的任务,江主任给的这个任务根本没办法执行。这里面的风险太大了,无论我再怎么操作,轻易贷都很危险,真是太容易造成震荡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理解的点了点头,李主任刚想说什么,我又说道:“更何况昨天我才出了机场被人扣住的事,今天就给我这么一张纸,让我怎么想?”

我这句话有点抱怨的意思,而且仔细琢磨起来是有点诛心的,两人赶忙说:“可别这么说,咱们政府的领导班子也有自己的通盘考量,跟那些没关系,你还是要冷静。”

我的火气又有点上来了,说:“怎么冷静?两个月,收回三十亿贷款,平心而论,你们说,能完成吗?”

两人挺尴尬,不说话。

我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这两位都是有实干精神的领导,政策不是他们下的,我对他们说这些实在没道理,又补了一句:“就是因为我完不成,所以我也急,领导给的任务没法做,我比谁都急。”

王主任赶紧接话:“那咱们再研究研究,说到底咱们得有点行动。”

我看出来了,这两位是继赵东之后,第二批做说客的。赵东是把我叫过去,他们两个直接来我家。

不过我也能理解他们,我在市金融办的态度太明显了,虽然嘴上说一定完成,但这些体制内的精英人员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我的真实态度?我根本没打算执行,他们没办法,只好追过来继续说。

我想明白了,就顺着他们的意思说:“我也想响应咱们省里的意见,我在河北都二十多年了,不过这个,我真没办法。”

然后,我开始跟他们讲为什么我做不了,为什么压降三十亿不现实,我从我们的运营模式,操作难度,关键是抽贷断贷以后引起的反弹,进而可以预料到的投资人恐慌,集中体现引发挤兑,我从方方面面给他们两个人介绍。

他们两个听的很认真,说着说着,饭菜上齐了,我招呼他们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说。

对我的意见,两位领导听的很认真,我能看出他们是真的听进去了,而且很上心,不时还提问一些我说的不清楚的地方,直到我们把东西吃的差不多了,我才把事情全都讲清楚。

李主任喝了一口水,说:“李总,以前我们想的确实简单了一点,不过还是那句话,任务得完成,就算完不成,态度得有,咱们再商量商量,市里和咱们公司共同发力,探讨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

我叹气:“好,那咱们就商量个办法。李主任,话说回来,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个意见给我?昨天赵主任不还说我没问题吗,怎么一晚上就突然这样了?”

李主任摇摇头:“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你昨天闯关确实不太好,市里和省里的高层全都知道了。”

我还是有点想不明白:“那我不是没走吗,而且赵东说我没事,我跟他解释过了我为什么这么做了,我就是去试试,我连行李都没带。嗯,今天这个意见,不会真的跟我昨天起机场有关系吧?”

李主任看了我一眼,我注意到他的嘴角微微缩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想说,但是他犹豫了一下,顿了两秒没有说出口,等再张嘴的时候表情已经十分自然了,他说:“这个确实不知道,你也想开点,等这阵子过去了再想回家的事,昨天赵主任说你没事,那应该是真没事。赵主任不是告诉你,让你在家里哪都别去吗,你没事的,还是要冷静。”

我苦笑:“那这到底是为什么?突然给我这么一个意见,我连活都活不下去了。”我说完,突然一怔,我发现李主任似乎是话里有话。

体制内的人说话特别讲究,话里有话是常事。领导们发的文件、中央的领导讲话、会议讲话,说的通常都是套话,都很简洁,但如果你使劲琢磨那些话,你能从中体悟出远比表面多的多的意思。体制内的人如果涉及敏感话题,那么他们习惯将核心的意思隐藏起来,另外给你一个表象,你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必须剥开重重外表,才能了解到他们真正想要表达的观点。

这也是中国哲学最大的魅力,是中国传承了几千年官场的讲究。

就比如说李主任,他很少有不经大脑思考就说话的时候,而且涉及到一些敏感的话题,他说出来就更隐晦,更简练,而且,对他来说,话说到了,那我能不能理解就是我的事情,他是提点到了的。

但是这次他说的显然太隐晦了,我能听出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却无法猜出他真正想要说的是什么,我惊疑不定的看着李主任,李主任却不说了,反而跟我说:“李总你想想,咱们到底有什么办法?”

我脑子有点乱,使劲的想李主任的话,但是我想不出来,他这句话无懈可击,似乎没有蕴含任何其他的意思,我又惊又疑,下意识忽略了李主任的问话。

李主任不得不又问了我一遍:“李总,江主任给的意见,咱们不解决不行啊。”

我回过神来,又深深的看了李主任一眼,说道:“那这样,我组织公司的员工,好好研究一下,到底怎么压降贷款规模,您也给领导说说,咱们弄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怎么样?”

李主任痛快的点头:“行,那咱们事不宜迟?”

我一怔,这是要连夜开工吗?这么急的吗?还是明天就必须要方案?

李主任跟着就回答了我的疑惑:“咱们今晚好好商量商量,争取明天把方案拿出来,如何?”

我当然只能同意,这难道还能拒绝吗?我微微摇头,暂时把他那句可能有深意,也可能是随口一说的话放在一边,专心和他们讨论起来如何才能执行江主任的意见。

李主任的那番话后来我一直没想明白,慢慢的也就没再琢磨,一直到后来过了许久,才有人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机场事件的影响远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和后来我的抗争到底有多少关系,但事实上,机场事件才是一切的开始。

他们告诉我,实际上,在那天我被拦下来的第一时间,只用了几分钟,有关于我出现在机场,意欲出国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省、市监管部门的高层。整个高层都紧张了起来,后来我被带到小黑屋,之所以等了那么长时间,实际上是他们把我关起来了,而为了防止我做出过激行为,还专门派了一个边检人员和我聊天,安抚着我的情绪。

所以那位边检人员的态度才会那么好,才会拉着我聊家常,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

等省、市的领导班子紧急启动了应对机制后我才被放出来,其实在那个时候,事情的发展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控制,超出了我的想象。

最关键的是,省金融办主任江波认为我要潜逃。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

后来,等我从机场出来,实际上我就已经在监控之中了,市金融办给我打电话,他们本来是要来“接”我的,但是既然我自己开车,又是往回走,那么他们就把我邀请到了市金融办去,而他们叫我过去的目的也并不单纯。

他们哪里是对我说明情况?他们是怕我在情急之下做出极端行为,他们要试探我的态度,试探我的底线,要安抚我,让我麻痹,以为自己没事。

他们害怕我在国内继续潜逃,或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掀起一场足以震荡石家庄的金融事件。

我得承认,当我知道这一系列的内幕的时候,我真的彻底傻了。

一个原本我以为的小事情,最终险些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1月12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1)

    我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在巨大的压力下崩溃,抛弃原本的坚持,答应下来完成任务,我也不可能像之前的市金融办,直接了当的答应下来堵住赵东的嘴,那都不现实。现在这个场合,现在这个阵仗,这已经不是能够随便说话的地方了,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我仔细思考过的,代表着精准含义的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11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0)

    自11月17日起,每个周日的10:00-11:30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时间。地点位于开元金融中心北门外小广场。大家可以听到来自我本人的声音,听我本人介绍我们的情况,希望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与未来发展。(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8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