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7)

轻易贷 • 2019年11月06日 • 轻易贷


这一天我除了去了一趟机场之外,公司的事情也没放下。

我写了《开元集团及轻易科技有限公司发展情况汇报》一文,抬头是写省金融办主任江波。

文中框架式的介绍了我们的发展历程,我们的发展现状,我们对未来的规划,文章的最后,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按照政府有关文件做完了全部的整改工作,我们符合备案验收的条件,申请省金融办启动对轻易贷平台的备案验收。

写这篇文章,我认为是符合时宜的,我们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准备工作,根据金融办发布的条例,我们符合所有条件。况且从一月到五月持续的审查又没有查出问题,那么五一小长假过后,结束审查,给我们一个结果,这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备案验收也是顺理成章。

当然了,我们是不是符合条件,是否启动备案验收,这是领导们说了算的事情,我们只不过汇报情况,提出申请。

这封汇报信今天才刚刚发出去,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回音,我心里也明白,我们申请的事情很难有什么结果,启动备案验收也不是一句两句话的事情,我们只不过是努力争取。

更多的,我还是想省、市金融办更了解我们,对我们的规模和历史都有更直观的概念,这样等我们的审查结束,等情况转好了以后,我们就能把很多事情往前推,等于很多工作早就做完了。

翌日。

2018年5月6日。

这天是个周日。我没什么事情做,去公司办公区转了一圈,公司员工都休息了,只剩下无法脱岗重要工作有轮班的员工还在,办公区十分安静,少数的几个人都在埋头处理工作,也没人注意到我。

我转了一圈,没什么事,也就没去办公室,就在酒店我的房间里休息,下午很悠闲,昨天机场的事情多少影响了我的心情,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要看开点。

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聊了不短的时间,我太太很理解我,反而开解我,说别着急,她没事,先把公司的事处理好,我在这边一个人更加不容易,生活起居都要仔细一点,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我心里暖暖的,家人永远都是家人,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支持我。这也促使我愈发的想见她们,我得赶紧把边控的事情处理好,争取早点回家。

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翻开最近正在看的书,我一边喝茶一边看书,不知不觉半个下午过去了,下午五点左右,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您好。”我接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是开发区的领导打来的。

“李总,您好。”电话里一个男声笑呵呵的说:“忙吗,李总,没打扰你吧?”

“没有没有。”我笑着说:“周日没什么事,一直在休息。打扰什么?咱们开发区的领导打电话来,怎么样也不是打扰。”

电话里响起一阵笑声,笑完之后对方说道:“那来一趟市金融办吧,市里的领导都在,咱们见个面,聊一聊。”

“好。”我说,放下书站起来,又看了看表,说:“领导们也快下班了吧?有什么事吗?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说?”

我的意思是快到饭点了,一起吃个饭,有事可以饭桌上说,中国人喜欢吃饭谈事情是传统,不过我立刻想到他们都不太愿意跟我吃饭,尤其是我公司还正接受检查的时候,我立刻又补了一句:“就近也行。”

“这个不急。”他拒绝了:“李总,你还是快过来,市里领导都在,比较急。”

我大感意外,本能觉得是昨天闯关的事情,问道:“什么事这么急?昨天我去机场的事吗?”

“不是不是。”对方否认:“电话里没法说,见面详细说。”

又是见面详细说,这句话似曾相识,昨天我在车里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回答我的,结果等我过去什么事都没有,拽着我聊了半天的家常。

我顿了顿,说道:“好,我马上过去。”

“好。”对面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我把电话装起来,换了比较正式的衣服,没有耽误时间,拿了一个手包就出门了。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忐忑的。给我打电话的是开发区监管部门的领导,他在电话里说了两次领导都在,还说比较急,他说的比较委婉,但是能听出来,这实际上这是领导们紧急召见我。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在停车场等我,我来到停车场,拉开车门,坐上车,想着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紧急召见我?

难道真是我昨天闯关的事情吗?不应该,昨天赵东已经说我没事了,而且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又没告诉我不能离境,我去哪是我的自由,就算闯关了,那也是不知者不罪。

难道是审查轻易贷的事?我有点不安,审查轻易贷都好几个月了,从最初的紧张,到后来的放松,第二轮审查的愤怒,现在的无奈,我都有点麻木了,爱审审去吧,难道是终于要出结果了?

难道真是这样?不会吧?我抿了抿嘴唇,一想到可能会出结果我就兴奋,这代表着轻易贷立刻就能拿到“实质上合规”,或者说“确定没有违规”的审查结果,这可是历经四个月难以想象的高强度审查所得到的结果,这简直相当于是给轻易贷套了一层金钟罩。到时候我拿着这个结果,可以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可以对所有人大声说:来,理财的,借款的,合作的,随便什么,放马过来吧,轻易贷罩得住。

想了一会比较美好的事情,车已经开上了公路,这个时间刚好快到下班高峰了,不过今天是周日,倒也没有堵车,我坐在车上,想着,就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给审查结果的可能性很小。真有结果了,完全可以一纸文件通报下来,何必要见我?有好事庆祝一下?不会,我跟他们的关系没好到这种地步。

那能是什么事?最近也就这两件事能跟市金融办扯上关系了,又或者我昨天给他们的汇报信有回音了?他们觉得我的工作没做好,准备工作不足?

我想着是不是把公司业务口的几位高管叫上,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他们问我具体的内容,我也回答不了,我是总揽全局,但没办法知道详细具体内容。

胡思乱想着,慢慢来到了市政府,市金融办就在市政府院里,车开不进去,司机把车停在不远处,我步行过去,最终也没猜出来他们叫我想说什么,慢慢来到了大楼里面。

也罢,不管他们说什么,反正听听就知道了。

还是昨天的办公室,我怀揣一点小忐忑,一点小期待,走了进去。屋子里开发区的副主任、副局长都在,还有市金融办处长孙国锋也在,前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还是赵东。

“您好赵主任,您好孙处长。”我打招呼,和几人挨个握手。

“你好李总。”

开场白和昨天差不多,几个人见到我都很客气,不过我注意到,今天的赵东没怎么笑。

各自落座,几人聊了几句,常规程序刚一走完,几个人都不说话了,看看我,又看看赵东。

我本能的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气氛有点不对劲。

这种气氛,这种表情,这几个人是真的有事情要跟我说,而且还不是小事,他们不像昨天是拉着我聊天的感觉,完全不像。

我有点忐忑起来了,也看着赵东,静静的等着,赵东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顿了顿,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递给我:“李总,你看看,这是咱们省金融办江主任的意见。”

省金融办江主任就是江波,这个我当然知道,他的意见很重要,这点我也很清楚。

我接过纸,低头看了起来。一张A4纸上规整的打着几行字,没有抬头,没有落款,也没盖章、没签字,这不是一封正式的文件。然而上面的内容却让我险些连气都喘不上来。

短短几行字,我扫了两眼就看完了,然后只觉眼前一阵阵发黑,脑子里嗡嗡作响,脸部肌肉都好像不受我自己控制了,轻轻的抽搐了起来。

这几行字直接刺进了我的心脏里。

纸上写的内容不多,一目了然,省金融办主任江波的意见是:轻易贷需要压降规模,在今年的6月30日之前,轻易贷需要从现在的94亿贷款规模,压降到61亿。

也就是说,轻易贷需要用两个月,压降三分之一规模,收回三分之一贷款。

我真的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克制住没把这张纸当场撕了,用尽全身的力量才忍着没有甩手就走。

我来的路上想了很多,但我说什么也想不到他们叫我来居然告诉我这样一件事。

我做一百年的梦,也梦不到这一幕。

这已经不是欺人太甚了,这封信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在说:我就是要给你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后看你怎么办。

我攥着纸愣了半天,他们看着我,也不说话,等着我的反应。

我硬是憋了几十秒才把一口气顺下去,然后我抬头看着赵东。

赵东又重复了一遍:“这是省金融办江主任的意见。”

我深深的吸气,深深的吐气,又深深的吸气,然后我对着他笑了一下。

我对他说:“好啊,没问题,我保证完成任务。只要是领导要求的,我一定完成,实在不行我都给他收回来。”

一句话,把屋子里的人都给说愣了。

我说完就闭了嘴,脸上还挂着笑容,目光从他们的脸上挨个扫过。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愣住,因为我没反对,我很痛快的答应了。

我答应了一件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两个月,压降三分之一规模,收回三十多亿贷款?

这件事做不到的,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当然我确实不愿意——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根本做不到。

我眼中的那张纸上,不是写了江主任的要求,而是写满了“轻易贷必须死”六个字——但哪怕是轻易贷死,这件事也是做不到的。

更何况,就凭这么一张纸,没有抬头,没有落款,没有盖章,就凭这么一张纸,在上面写一个流氓要求,凭这个就要轻易贷压降三分之一规模,进而导致面对巨大风险,一分钱利润都别想再有,企业濒临崩溃?

两个月压降三分之一规模,能不能做到我先不说,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轻易贷要面对的是无数贷款企业的违约,无数企业的正常贷款被抽贷断贷,这样的动荡几乎可以肯定导致出借人的集体恐慌,引发挤兑危机,整个平台濒临崩溃。

这个要求凭的是什么?法律依据呢?

我不知道江主任为什么写这么一张纸,做这么一个要求,我不相信他真的想逼迫轻易贷破产,几十亿的借款直接没了,那损失最大的是广大的出借人,但我知道他已经把这个要求写在纸上了:轻易贷必须死。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1月12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1)

    我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在巨大的压力下崩溃,抛弃原本的坚持,答应下来完成任务,我也不可能像之前的市金融办,直接了当的答应下来堵住赵东的嘴,那都不现实。现在这个场合,现在这个阵仗,这已经不是能够随便说话的地方了,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我仔细思考过的,代表着精准含义的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11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0)

    自11月17日起,每个周日的10:00-11:30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时间。地点位于开元金融中心北门外小广场。大家可以听到来自我本人的声音,听我本人介绍我们的情况,希望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与未来发展。(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8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