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2)

轻易贷 • 2019年10月30日 • 轻易贷 李勇会


针对国庆节过后要来维权的出借人,我做了哪些准备呢?

抹黑我的人,肯定说我叫了特警,和某些人官商勾结,欺压平民,甚至做好了跑路的准备,对出借人避而不见,甚至一有风吹草动撒腿就跑。

但是没有,这些我一件事都没做,那我做了哪些准备?我只是请希尔顿的工作人员准备好讲台,准备好音响、话筒、摄影摄像、执法记录等所有设备,全部留好待用。

我早就准备好和出借人来一场面对面的谈话了。

在国庆节之前,这些设备就都就位了,全都测试过没有问题,然后暂时存放在办公楼北门的角落。

我知道国庆之后有大批量的出借人找我维权,说实话这一天我等了许久了,如果不是有些人刻意阻拦,这一天应该在九月中旬就到来才对,哪里会等过了十月一?


有些出借人朋友可能知道,在9月初的时候,我曾经号召过一次,邀请出借人代表和有关部门的职能人员共同到轻易贷总部来,我们三方坐在一起,大家把该说的都说说,聊聊该怎么办。

但是这个会没开成,还是那句话,有人不想我和出借人见面。结果导致的就是一直到九月底,都有不断的有出借人到轻易贷总部来,问我们的员工,你们李总不是要开会吗?怎么又不敢了?

是我不敢吗?

不是我。是有其他人不敢。

那些不敢让我开会的人不批准我的申请。申请组办这种会议,是要经过有关部门审批的,他们不批准,我就不能开,否则我就真的涉嫌违法乱纪了。

除非是出借人主动找我来。

没错,这正是为什么我期待已久的原因。

出借人组织来找我,大家自发前来,我适逢其时的和大家一起说一说,这可不算非法集会。

所以,我一早就把全套设备弄出来了,就等着集结号吹响,大家都过来找我,我就能顺理成章的和大家见面,一起说说平台的问题。


2019年10月10日当天。

“小郑,楼下大量投资人聚集在西门和北门,张总安排你下去录像,你拿上录像机,叫几个法务的同事,也带上执法记录仪,一起下去。”有人打电话紧急通知公司员工小郑。

小郑是轻易贷公司的摄像和录像,听到吩咐,立刻放下电话,抓起录像机跑了下去。

此时是上午九点多,小郑从北门跑下去,门外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下五六十人,三三两两的聚堆站着,没人闹事,也没人大声喧哗。见小郑拿着摄像机下来,人们扫了他一眼,也没人关注。

小郑打量了一下四周,便拿着录像机向西门跑去。

一到西门,便看到躁动的人群围在广场周围,宽大的雨棚下聚集了大群的人,中间是十几位特警正在指挥人群后退,再往街边看,沿街停着好几辆警车。

小郑举起录像机,从最边上开始扫,镜头缓慢推移,十几秒的时间,将整个场景大概都扫视了一遍,又特意多录了一下中间的特警和人群。

“到这边来录,这边角度好。”有人拽他。

小郑回头一看,不认识这个人,递过去一个探寻的目光,那人说:“你是记者吗?媒体记者还是电视台的?刚才警察抓走好多人了。”

小郑微微一愣,那人指着街边停靠的几辆面包车,说:“刚才打起来了,特警强制驱散人群,抓了二十多个人,直接塞进车里带走。”

小郑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把特警和车辆全都录了进去,又举着摄像机走了一圈,把周围环境和群人也都照的差不多,刚想换个地方,突然有人冲过来,拽着他就跑。

小郑急忙关掉摄像机,回头一看,是法务的同事,问道:“怎么了?”

“快走,老板下来了。”法务的同事低声说。

小郑吓了一跳,刚刚他录像不到十分钟,就看到好几拨躁动的人群,差点和维持秩序的保安与警方起了冲突,老板这个时候下来做什么?

跟着法务部的同事疾奔到北门,就看北门一大群希尔顿的工作人员,正在抬着讲台、音响设备出来,在北门搭建了一个小小的露天会场。不远处李勇会带着一群人刚刚下了电梯,正要从北门出来。

老板想做什么,小郑自然没权利阻拦,急忙后退,拉出一个摄像的角度,调整广角,将北门、李老板、出借人、远方的特警全都照进了镜头中。

“走,过去看看。”李勇会低声对旁边的人说了什么,然后抬脚向西门走去。

小郑急忙跟上,一边后退一边录,原本聚集在北门的人群也都发现了这一幕,很快就有人认出,人群中那个人正是李勇会,顿时群人爆发出一阵令人不安的躁动。

法务的同事和小郑在一起,有人举着执法记录仪,有人手里捏着录音笔,小郑边跑边录,很快身边也聚集了几个人,都是轻易贷的工作人员和酒店保安,有人小声抱怨:“开什么玩笑,他下来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不知道!”有人回答,一边说一边往前挤:“门口保安给我看好了,别让人冲过来,有人要冲立刻按住,真被他们逮住,老板今天弄不好直接被打进医院了。”

“警方明明已经把现场控制住了,人群都快散了,他还下来干嘛?简直添乱!快,快快,西门把人往外赶一下,聚的人太多了,离得太近了,打起来怎么办?这不瞎胡闹吗?。”

“安排保安把西门控制一下,把迎宾门敞开,老板要过去了,如果控制不住,立刻往门里退。妈的,往前走啊,挤着干什么?走,往前上!别让人群过来。”

一群保安和轻易贷的员工急的额头青筋都绷起来了,李老板却仿佛没看到保安措施,根本不管他们的安排,快步往前走,迅速越过了保安,直面人群走过去。

人群立刻认出了他,几乎是瞬间就围了上来,把周围的特警都吓了一跳。

小郑闪过几个人,仍然把相机拉出角度,一边后退一边录,李勇会在人群面前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转身又向外走去。

人群一看李勇会要走,立刻发出“嗡”的一声,小小的爆发了一下,但在保安和特警的阻拦下,没能直接冲过去堵住他,不过立刻就围成了一个大圈,跟着他向北门移动。


门口正在维持秩序的警方有点茫然了,他们的任务本来应该是驱散在西门聚集的人群,防止人群冲锋酒店大堂,防止事态扩大,造成流血事件,但现在人群跟着平台方走了,他们怎么办?难道也跟着过去吗?不成了给李勇会做保安吗?

暂时没有接到命令的特警站在原地没动,小郑的录像机扫了一下特警队伍,无意间发现远处刚刚被驱散的人群,也有重新聚拢的倾向,在街边远方的人也都快步走了过来。

李勇会没停下脚步,就这么带着大群的人开始绕圈子,他也没说什么,但工作人员是以他为中心的,出借人要找的也是他,自然他走到哪里,人群就跟到哪里。

像是滚雪球一样,很快李勇会身边就聚拢了大量的人,将广场都挤住了,特警离得远远的站着,也不过来,只是默默维持着秩序,一旦事件失控,立刻介入。目前应该是没有得到新的命令,正在观望。

“他这是要干嘛?”小郑已经没有角度再录像了,提着摄像机到处跑,额头上汗都下来了,10月10号的天可不暖和,凉风直接就能吹透衣服,但外面围着的庞大人群压力太大了,如果真的有那么几个心怀不轨者,一旦节奏被带起来,很难说被围着的平台方众人能不能全身而退。


“他故意的。”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声回答:“他刚才一直在楼上看着呢,刚看到特警驱离人群,他立刻就下来了。”

小郑一回头,赶忙叫了一声:“张总好。”顿了顿,小郑问道:“老板怎么下来了?”

小张说:“九月份老板想给投资人开会,结果开不成,这次本想借这个机会,等人再多一点,他就下去跟投资人说说,没想到聚集的人刚多一点,特警就介入维持秩序,把人群驱离了,他再不下来,人群就彻底散了。”

“那这也太吓人了。”小郑苦笑了一下说。

“他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小张看看表,九点多快十点了,耸了耸肩,不失幽默的说:“让他讲,这个会怎么也要讲一两个小时,了不起中午饭不吃了呗。”

李勇会带着人群走了一大圈,最后停在北门,这时身边已经密密麻麻围了上百人,这上百人把整个北门的过道全堵住了,围了一个大圈子,将平台方的几个人挤在中间。

好在人群还比较理智,也许是看到刚刚搭建好的讲台,知道李勇会要说话了,也没人上去拦着他,李勇会和身边的几个投资人说了两句,便迈步来到讲台上。

小郑见状,急忙跟上,站在讲台前,举起摄像机。

(此段内容系轻易贷公司员工小郑口述,真实还原10月10日上午开元金融中心大楼北门情景。看过当天视频的朋友们,其实大抵都见过小郑了,站在讲台下举着摄像机的就是。小郑系化名。)


10月10日上午。

我在站上讲台之前,其实想了很多。

这场会议是我期待已久的了,轻易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平台方,我们不会也不可能对出借人避而不见。

从提前准备好音响、讲台,到跟有关部门报备我做了很多工作。

我告诉有关部门,10月10号有老百姓要聚集了,我要跟老百姓讲话。只要人够多,我就会出面。

第一,我要和我的客户当面把话说出来,第二,如果人太多,那么平台的高管说话是没用的,我必须出面,安抚住出借人的情绪。

我不能接受警方维持秩序,把我的客户都赶走。有些挑事的,别有用心的人,比如混迹其中挑动情绪希望扩大冲突,以致平台倒塌的人——这些人该抓;但普通的出借人都是我的客户,我不能接受警方把他们当成乱民,他们是来找我的,自然应该由我出面安抚他们。

这个上午,我其实一直在等着,等着人群完成聚集,一旦人数够多,我就下楼见他们,躲是躲不过去的,我愿意和他们交流。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眼看聚集了快一个上午的人群,却在人数刚刚形成一点规模的时候,被警方给驱散了。

没人和他们交流,没人和他们沟通,也没人听他们的诉求,警方很快就把人群给驱散了。


我坐不住了,这样不好,这些都是我的客户,驱散人群解决不了问题,我能理解警方为了维持秩序做的决定,来维权的出借人人数太多,而且情绪激动,一旦有人加以引导,很容易酿成恶性事件。但驱散人群不是办法,他们下次还会来。我们的客户需要听,他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应对方案,如何保护他们的利益,但是这些,没人去和他们说。

我第一时间到了楼下,沿着人群聚集的地方转了一圈,果然立刻身后就跟了上百人,我又转回北门门口,站到了讲台上。

特警就在不远处列队了,有我在这里,他们应该不会过来驱散人群,但是我站在讲台上,在开讲之前,我心里憋着一股火。

我特别想问问,是谁,凭什么驱散我的客户?他们不是暴民,不是闹事,不分青红皂白的驱散他们,这有助于解决问题吗?还是将问题更加极端化?

还是说,他们就是害怕我见客户?害怕我们交流?

有人造谣说我叫了特警驱散维权的出借人。

我呸!

我七天二十四小时都愿意和客户交流,是某些人害怕了,某些人不敢见光,某些人担心我和客户的交流会把他抖出来。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1月11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0)

    自11月17日起,每个周日的10:00-11:30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时间。地点位于开元金融中心北门外小广场。大家可以听到来自我本人的声音,听我本人介绍我们的情况,希望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与未来发展。(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8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7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8)

    我们认为:距离7月底轻易贷平台无法提现,已经三个多月时间,前因后果都已经很清楚。正是因为省、市、区金融办的“一刀切”政策,区金融办的《关于开展网络借贷机构良性退出工作的通知》等文的流出,导致了轻易贷平台的挤兑。(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