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易贷四周年,集卡赢新款iPhone XS Max,请下载轻易贷最新版APP参与活动,奖品有限,马上参与~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0)

轻易贷 • 2019年10月28日 • 轻易贷 李勇会


时间回溯到2018年的年初。

就在审查人员撤离轻易贷,入驻国宾大厦继续办公后,我暂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开始疏通各种关系。

从这之后,一直到春节,这段时间算是轻易贷较为平稳的一段时间了,审查人员封锁消息,出借人因为我们的公众号文章稳定了情绪,我开始不断的去找熟悉的朋友,托他们给省、市金融办讲明我们的合法合规的实际经营情况,并一直在不断的和他们联系。


其实说起来,这也确实是一段轻易贷难得安宁的时光,因为虽然在审查,但我没把这当一回事,我一直觉得审查过程一切正常,当时根本没多想,根本没觉得政府的审查会有什么问题,那只要我本身没出问题,审查应该很快结束,按正常的流程往下走,我们可以启动备案验收,风波过去,轻易贷会越来越好。

然而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等新年过去,时间慢慢来到三月份,市金融办的审查工作也接近了尾声。


其实在过年的时候,市金融办的审查工作应该说已经结束了,在审计师团队的审查下,金融办没有发现我们非法集资,在这个时候,通过我不断的陈述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审计师团队的初步审查结果也已经出来,包括赵东、市里面分管金融的领导,很多人已经不像当初那般深信不疑的认为我们有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

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转变,因为在市领导他们看来,民营企业非法吸纳公众存款,非法集资,这简直是太普遍的现象,从前轻易贷一直没问题,只是因为一直没查他们,只要真的去查,哪里有查不出问题的?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他们真的就没查出什么,我们就是合法的在经营,没有任何歪门邪道。所以等到了三月初的时候,赵东和分管金融的市领导已经倾向于相信轻易贷没有非法集资。

正常的审查流程,到这里应该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通报审查结果,我也以为是这样,我当时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备案验收事宜,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市金融办的审查团队撤出开元的同时,高新区金融办在同一时间,组织了更为严密,更为强大的审查团队,再一次开始了对“轻易贷涉嫌非法集资”的调查。

我承认,刚得到消息的时候我都傻眼了,甚至一度怀疑,难道是我真的出了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吗?否则为什么上一波团队前脚刚走,更为强大的审核小组立刻就跟进了?难道他们真的查出了什么问题,却没有告诉我,反而想着一查到底?

好在这个时候分管金融的市领导给了我一个结果,他告诉我,高新区金融办的审查团队是按市里指示安排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就是说,市里查我,没查出问题,但是审查这件事本身是省里的安排,市金融办一来不愿意给我一个“合法”的审查结果,二来他们未必百分百的确信这个审查结果,所以他们一转手,把“找出轻易贷非法集资”这个任务,又压给了区里。

其实市领导是倾向于我确实没有非法集资的,但是省里压下来的任务,他们不得不执行,不过他还是给了我一点暗示。

之所以区金融办会加大力度跟进审查,虽然是市里的安排,这个其实不是市里面自己的意思,这是因为你得罪了省金融办的江波,高新区的这次审查很难有什么结果,审查的时间也不确定,你应该尽快去疏通江波,他那边不松口,我们说了不算。

这下我就明白了。

为什么金融办的审查突如其来,我一点风声都没收到;为什么审计小组连任务书都没收到,审查程序像是开玩笑一样;为什么审了一波又来一波。


同时这位领导还对我说,要我去省里告他的状,说他审查太严格。

我听到这位领导的话愣了一下,不过立刻就明白了。

审查任务是省里压下来的,市金融办负责执行,尤其是这个审查还涉及到了江波,那这位领导审查的越严格,越是铁面无私,越是吹毛求疵,他在省里的印象就越好,否则如果还像之前的审查一样,难免落下一个办事不利的印象。
而与此同时,他又明知审查不会有什么结果,他也不愿意得罪我们,所以他把这件事分成了两方面来办。

一方面告诉我,让高新区加大力度审查是不得已而为之,要疏通关系去找江波;另一方面又在江波面前做出了严格审查的态度。

老实说,他这种做事的方法,我不欣赏,但能理解。不过我还是通过关系,找到朋友告诉他,你在明知我没问题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对上级汇报真实的审查结果,反而依旧这么加大力度的审查我们,那如果因为你的审查,导致了不可预测后果,轻易贷出现危机,这个责任你逃不掉。

这位领导当然不认可我的观点,他认为审查是省里压下来的任务,无论发生什么都应该与他无关。但现在的事实证明,轻易贷的事已经成了他这个分管市长的责任。

最重要的是,他身为分管金融的市级主管,他明白这种“无理由”的审查,对企业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去和上级据理力争,不出具一个真实的报告给领导,而是放任不稳定事态继续发展,这是严重的失职行为,而到现在来看,这件事情的责任显然已经是谁失职,谁承担。


紧接其后是市金融办主任赵东。

赵东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是公正的,他是第一个和我们接触的人,是比较了解我们的市政府的官员,他在这个时候还是试图把真实情况告诉江波的,但是很遗憾江波不听,所以他就不敢说实话了。

我同样也不能说赵东有多少错,他为了自己的官位,自己的安全,不去得罪任何人。这我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他身为市金融办主任,造成今天的情况,他一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后来我又去找了另一位市级领导,他也是同样的反应,他支持我,但他不敢得罪江波,他让我自己去疏通江波。

到今天,回首来看那段日子,我知道他们这些人一定是多次的报告给江波,但是江波不认可,所以他们就不说了,放任了事态的发展。


所以,总体来说,在2018年3月的时候,这些人是谈不上不作为的,那时候他们很好,身为河北省的金融管理部门,查我的问题是天经地义的,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但是查完之后,他们不公布结果,当江波启动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多轮次的审查的时候,他们却默不作声,我认为这些人不作为,不依法行政,他们知道了情况但是不说,这一样是在害人。

市金融办的审查持续到了三月底。过程虽然严格,但也没发生什么意外和出格的事情,由于资料齐全,条理清晰,很快就审查完毕。

高新区金融办组织的队伍,远比市金融办更强大。市金融办还只是审计师团队协同公安配合审查,高新区金融办连律师团队都带上了,一副不查出我们问题,就誓不罢休的劲头。

老实说,当我得知他们的做法的时候,简直要拍案叫绝了。

你不是说要引起危机了吗?行,那我不查了,我安排高新区来查,这样我就没问题了。

起因是省里不知道怎么得到我们非法集资的消息,气势汹汹的安排市金融办来查我们,但市金融办卯足了劲查了两个多月,又没查出问题,害怕继续搞弄出轻易贷危机,但又不敢出结果,怕得罪省里领导,干脆把锅丢到高新区头上,让高新区接班搞。


好办法呀。

这是真的高明。

如果区金融办能查出我们的问题,那是省、市领导班子的英明决策,如果区里也查不出问题,万一到时候引发了轻易贷的挤兑危机,黑锅是不是就全扣在高新区金融办头上了?

真是替高新区金融办委屈。

我被领导们的操盘手法彻底折服了。

不过没办法,领导发话,审查还得继续。

于是,高新区的审查队伍在市里尚未撤尽的战场上,于硝烟弥漫中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一头栽进了坑里。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链接阅读量:

小易快讯

  • 11月12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1)

    我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在巨大的压力下崩溃,抛弃原本的坚持,答应下来完成任务,我也不可能像之前的市金融办,直接了当的答应下来堵住赵东的嘴,那都不现实。现在这个场合,现在这个阵仗,这已经不是能够随便说话的地方了,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我仔细思考过的,代表着精准含义的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11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20)

    自11月17日起,每个周日的10:00-11:30为我本人接待大家的时间。地点位于开元金融中心北门外小广场。大家可以听到来自我本人的声音,听我本人介绍我们的情况,希望这有助于大家更好的了解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与未来发展。(轻易贷)
    原文链接

  • 11月08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19)

    从我被扣押开始,机场报给公安,公安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上报省政府,我无法想象我引起的震荡有多大,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引起了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郑重和紧张,从上到下,领导班子直接认定我是非法集资,一致将我闯关的行为性为“潜逃”,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轻易贷)
    原文链接

广告

8.10% + 6.90%30-38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参加活动